已放下随缘吧

发烧

  1. 从约炮狂魔开始

对VG的第二场比赛,尹乐打得特别好,仿佛自己就是游戏中控制的英雄,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飘乎乎的兴奋一直持续到赛后的宵夜,在桃眼、酥胸、白腿的环绕下,尹乐就着美女的崇拜喝着酒,感觉好极了!

“我先回去了。”

余家俊吃了些东西,推开盘子回酒店。他今晚打得不好,或者说,他这段时间都打得不太好。所说对方处处针对多人gank,但前期被单杀怎么也称不上世界第一中单的水平。余家俊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有点迷,在人声嘈杂的环境中烦的不行。

“唉,家俊!”

尹乐看余家俊皱着眉离席,急忙喊了他一声,跟着往外走。

“药导!”身后的美女们不满的撒娇挽留。

“下次单聚。”尹乐扬了扬手机,已经记下了席间几位对胃口姑娘的电话,跟战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开,踩着点挤上余家俊拦下的出租车。

 

上海的夜晚很热闹,尹乐头靠在车窗上,酒精有些上头。

“家俊…”,他低声安慰余家俊,“没事儿,这次不怪你,他们处处针对你,我来中路又不及时…”

“嗯…”余家俊没接话。

“小俊啊,是我的锅,要是我及时支援,要是我更肉一些,要是我输出更高一些…”

在赛场上支配一切的感觉又回来了,尹乐有些眉飞色舞。

“尹乐。”余家俊盯着前排的倒车镜,冷冷的打断他,“够了。”

“呃…”

尹乐仿佛被浇了一杯冰水,人清醒了一些,没说出的话梗在喉头。自己怎么忘了,余家俊这么骄傲的人……啊呀呀……

尹乐偏着头小心的打量着余家俊的侧脸,余家俊皱着眉头目视前方,下巴微微抬起,嘴唇紧闭,说不清是苦闷还是困惑,偏带着一股傲气。

公正来说,余家俊长得并不算帅,脸太方正,眉眼太细长,但他侧颜是极好的,高挺的鼻子顺道下巴的线条,加上他一股傲气,总有些说不出的味道。很男人嘛?但笑起来的时候明明傻得不行。尹乐感觉喝下去的酒又悄悄翻上来,晕乎乎的,让人心情愉快。

一直到躺在双人间的双人床上,余家俊都没开过口,反常的没有玩儿手机,只是望着尹乐上床前拉开的窗帘。上海的月光太淡了,不像家乡的那么亮,深夜从网吧出来,皎洁的月光仿佛能化作阶梯供他登上高峰。

“尹乐,为什么我打得不好?”

“家俊啊,他们从ban pick的时候就……”

“但是我被单杀。”

“呃……”

尹乐又被噎了一下,靠在床头困惑的观察余家俊的脸,为什么在别人那里是崇拜和掌声,在他这里就老是被堵?

“还是益阳的月亮亮。”

余家俊伸直手臂去摸月亮,尹乐顺着看向他右手臂红色的疤,不知道该接什么。

“你前女友比前前女友好在哪里?”

“呃!”

尹乐脑袋一片混沌,好多张不同又相似的脸匆匆滑过,抓也抓不住。

前前女友是谁?前女友是谁?什么?好在哪里?

“但我知道,S4的我比S3的我好在哪里,S5的我比S4的我好在哪里,无状态比知晓好在哪里。”

余家俊没有等尹乐的回答,翻个身继续说。

“这不是我的归宿,这不是我的实力,我要往上走,我应该是carry的那个人,赛场应该在我手机中。”

余家俊眯起眼睛,轻叹一声。

“尹乐,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好。”

 

我知道啊我知道啊!那感觉真的很好!任何一个女人都带不来那种全身心的愉悦!

尹乐盯着余家俊,心里呐喊,嘴里却又干又苦,发不出声音。

 

“你真可怜……”,余家俊喃喃细语,

“最高处的月亮一定更亮,最高处的喜悦一定更强,我属于那里……不是……这里……”

 

不要把我当傻瓜,我当然知道!尹乐觉得越来越渴,头越来越晕,心理像有一团火在烧。我也是要登上最高峰!我也是男人!我也很强!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全局……但是你,你,余家俊,你可以!

跟着你的我也会!

那么亮的地方……

你……我……你……我……

尹乐挣扎着爬下床倒了杯水喝,感觉头晕的站不住,杯中的水完全浇不熄心中的火,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话语一个一个蹦出来。

不要把我当傻瓜!

你中单还不是离不开我,没有我你还不是被单杀!

你要承认我!你来不开我!你没有我就不行!

你!我!

你是我的!

尹乐被自己脑海中的感叹号吓了一跳,步伐虚浮的跌坐在床边,盯着余家俊的睡脸心砰砰直跳,声音大得仿佛会把他吵醒。

 

“余家俊,你才是傻瓜……”

尹乐嘴张的开开的,低声细语。

“你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尹乐的手指划过余家俊的鼻梁,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这么耀眼的人,离不开我,属于我。

一股酸甜的喜悦从心底升起,不,不是赢了比赛那种,不是carry那种,是什么呢?

尹乐咂这嘴感受,不知道,但是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

尹乐爬上床,侧面搂着余家俊,嘴角带笑。

好嘞,余家俊以后就是尹乐的啦!你那么脆,我会保护好你的!

一个醉酒的家伙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愉快的单方面决定了。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