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放下随缘吧

惩罚

http://t.cn/RAZ9fsj 说好的纯肉,先放一部分,毕竟打字累了~😏😏😏 请大声的说爱我~

变形记

“小俊,你睡了吗?”

尹乐扒住门框,想进又不敢进。

“睡了。”

余家俊调整下姿势,靠在床头打手游。

“小俊,你晚上没吃多少,要不要吃东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尹乐摸到床角,关了空调,把单被盖在余家俊腿上,坐在床边边。

“热!”

“着凉了肚子会更疼。”

余家俊白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什么,冲尹乐甜甜一笑。

“药导,帮我买个东西~”

“好。”

尹乐也不由自主跟着笑了。

“卫生巾,露露给的用完了。”

尹乐的笑僵在脸上。

“……好……”

默默起身。

“你要什么牌子的?什么类型的?”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用过。”

余家俊笑得很坏。

“再说,你不是有过女朋友啊~你有经验啊~”

“我没买过啊……”

“跟我有什么关系。”

余家俊靠回床头,继续玩手游。

“滚吧滚吧,速去速回。”

 

“小俊……”

尹乐提着一大袋东西,气喘吁吁地坐在床角,T恤领口和后背被汗打湿。

“你好慢。”

余家俊抬眼吓了一跳。

“你干嘛去了,这么多汗?”

“太晚了,没打到车,我跑到家乐福买的。”

“那有五公里吧,干吗不去街口那家超市?”

“店太小,怕买不全。”

尹乐撩起T恤下摆擦额头的汗,腹肌湿漉漉一片。

“蠢啊……”

余家俊心里一热,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都怪这女性荷尔蒙!

“给你买了好多。”

尹乐翻袋子往外掏东西,脸红红的不知是跑的还是羞得。

“日用的,夜用的……我不太懂,就都买了,导购说这个牌子好用……”

“哦……”

余家俊接过卫生巾,脸蹭蹭的红起来。

本来是想搞一下尹乐,但怎么,怎么这么羞耻……

“我还买了暖宝宝,姜糖,去药店买了益母草和布洛芬。”

尹乐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这是我网上查的,你肚子疼的时候就用上,其他的都是你平时吃的零食。”

尹乐瞄了余家俊一眼,见他脸红,自己的脸更红了,眼睛乱瞄就是不敢再看他。

两人间一阵尴尬的沉默。

真是,好羞耻啊!!

 

“那个……”

尹乐搓着手,把汗擦在短裤上,鼓起勇气看着余家俊的眼睛,心跳的快极了。

“小俊,你,你穿,你穿什么罩杯……不穿不好,太显……招惹老英这种人……”

“什么?”

余家俊感觉全身的血直冲脑袋,耳朵嗡的一声,脸红的发烫。

“你要是不好意思,告,告诉我,尺,尺寸,我给你买……”

尹乐说的舌头都直了,脸也红的发烫。

 

“哎,余家俊,别给我弄床上啊……”

耗子刚探出头,就被枕头正中面门。

“滚!!!!!!!”


变形记

“小俊!”

余家俊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觉得尹乐帅极了,都发着光!

“嗨,灵药。”

XX转过头,身子没动。

“你看,你们这个粉丝是不是很面熟?”

尹乐只能从XX的肩头看到余家俊的半张脸,眼中亮亮的似乎有泪光。

“X爷……”

尹乐也靠过去,试图不着痕迹的把余家俊带到自己这边。

“嘿,要走吗?”

XX拉着余家俊的手腕,兴致盎然。

 

 

之前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余家俊觉得肚子更疼了,坠的他弯下腰,根本没力气挣脱。

尹乐有点急了,用力握住老英拉余家俊的手臂。

“英爷,放手。”

老英饶有兴致的看着尹乐严肃的脸,三个人谁都没再动,挤在墙角。

 

让我吃粒药吧……

余家俊最先坚持不住,身子慢慢向下滑。

“!”

尹乐急忙拦住余家俊的腰,让他侧身靠在自己怀里。

“你女朋友啊?”

老英松开手,对前段时间的事情还是有所忌惮。

“是。”

“屁!”

尹乐的声音被余家俊完全覆盖。

莫名其妙变成女人的愤怒在疼痛的催化下逐渐爆发,余家俊现在看谁都不顺眼,满腔怒火亟待发泄。

“你们要不要统一一下?”

老英抱着胳膊,嘴角上挑。

“谁认识他!智障打野!带崩三路!自恋!活在自拍里!裤腰带松!”

余家俊边骂,边掐着尹乐肚子上的皮,旋转。

妈的!我怎么会用这么娘的招式!

尹乐的嘴角抽了一下,身子没动,面对老英认真的说。

“英爷,给个面子,真是我女朋友。”

“屁!”

余家俊被强行转过身,脸被按在尹乐怀里。尹乐收紧环在他腰上的手,一字一句。

“英爷,你是前辈,但真打起来,你不一定干得过我。游戏还是现实,你挑。”

“屁……”余家俊的声音从胸口传出来,闷闷的。

 

“哈哈哈哈!”

老英笑得很开心,根本没接尹乐的话。

“大众脸小粉丝,你要是单身的话,人人机会均等啊。”

笑完直视尹乐的眼睛。

“我也不一定会输。”

转身离开。

尹乐像被打了一击闷拳,一阵气短。

“尹乐!”

余家俊双手掐着尹乐的后腰。

“你好死不死招惹他干嘛!谁是你女朋友!你不知道他喜欢争嘛!放手!”

“我……”

“屁!你压我胸了!滚!”

 

 

 

 

 

  1. 房间分配

余家俊从赛场到基地,没跟尹乐说一句话,大家见怪不怪,倒是尹乐一副不是我的错你别这样的脸跟在余家俊身后不知所措,时不时被甩一个白眼。

客厅,余家俊放下饭碗,“我要换床睡。”

“床单和被罩阿姨换过了。”

大哥夹起一块血豆腐,大家放下筷子,突然觉得没了胃口。

“床垫没血?”

“有。”

“我不要睡在血上。”

我们也不要谁在你的经血上!

“小俊,我跟你换。”

尹乐讨好。

“不好吧~”郭俊良靠在椅子上。

“就算你不介意,我怕我把持不住啊。”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郭俊良下腹和大腿之间。

“这不行!”

尹乐扫了一眼,急起来。

“领队不是单间嘛。”

余家俊用筷子一指耗子。

“哎?”耗子急忙收回目光。

“那我睡哪儿?”

“跟我换,要不出去住。”

“出去住吧,你出去住最方便了。”

尹乐帮腔。

“哎哎哎……”

耗子见没人帮自己,哼了一声,小声嘀咕。

“谁让你有老公……你别把我的床弄脏了啊。”

“弄你一床血!”

余家俊现在对老公、女朋友等词汇很敏感,恶狠狠的白了尹乐一眼。


随笔

用手机,想到什么说什么。
刚考完,撸几章小说愉悦身心~
我喜欢写小说,跟喜欢CP一样喜欢,每天跑步的时候脑洞都大开,无数的情节交错。如果你喜欢我的小说,或者有让人激动的糖,可以跟我交流分享~
今后一直到6月,主要任务就是写论文,应该可以维持一周一两章,当然~不排除乱开坑的可能~
对了,撸了一篇纯肉,大概晚上会放上来一部分,毕竟我擅长写肉~哈哈哈哈~


居然没有移动分行……那两章先删了,晚上弄好一起放上来吧……泪目……

变形记

写在前面:


作者恶趣味~哈哈哈哈~写得慢,先挖坑~




1、痛经


“余家俊!今天还有活动!”


尹乐推开门,看余家俊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有点生气,直接上手掀被子。


“嗯……肚子疼……”


余家俊团成一个球,抱着被子,额头的刘海被汗打湿。


“废话,天这么热你还盖被子。”


尹乐见他只哼了一声不起床,也懒得多说,掀起余家俊的T恤往上扯。


“大家都起来了!就剩你一个了!快……哎?”


粘粘的……


余家俊的白色T恤下摆一片血红。


“小俊!!你怎么了!!”


余家俊下腹部的床单被血染红一大片,掀到领口的T恤下露出两团不该出现的白肉。


“疼……”


余家俊抱着肚子团的更紧了一些,两臂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尹乐眼前一黑,觉得自己可能中暑了,摇摇晃晃的要往下倒。


“余家俊起来没有?”


领队露露还没进屋,门就被尹乐猛地关上。


“露露,你有卫生巾吗?”


露露面色复杂。


“你要用?”


“不是……那个……小俊……好像……痛经了……”


 


“好点了没?”


余家俊换了身衣服,捧着热水杯吃下两粒布洛芬,仍然疼的面无血色。


其他队员面色凝重的坐在他周围,努力适应他的新形象。余家俊的轮廓更柔和了一些,头发盖过耳朵,个头也变小了一些,过长的裤子挽起来堆在脚面,有些过大的领口露出锁骨和向下隆起的曲线。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不像他姐姐那么精致,猛一看还是余家俊,但细看吧,又觉得哪儿不对,有种说不清的味道。尹乐心情复杂的盯着余家俊细细琢磨。


“家俊,这不会传染吧?”


高地平的话让众人心里一惊,马上联想到大哥穿裙子的样子,纷纷觉得自己早上吃坏了东西,有点儿恶心。


余家俊一个眼刀甩过去,居然有些撒娇的味道。


“家俊,你别这样……”


 


“好了好了,车来了。”露露招呼大家去会场。


今天有一场跟退役选手的娱乐赛,是OMG战队赞助商举办的,不得不去。


“我也去。”


余家俊放下杯子,披上OMG的棒球服跟着大家往外走。


“不行!”


尹乐拉住他的袖子。


嘿,我也有俯视余家俊的时候。


“为什么?”


余家俊下巴微抬,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你现在这个样子,让别人知道了不好。呃……你不想打LPL了吗?你想去女队嘛?”


“嗯……”


余家俊低头沉思。


领口里面好白啊~


“那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留在基地怎么办?”


“呃……好像也不太好……”


尹乐真不放心让现在的余家俊一个人呆着。


“好了,我也去,不上台比赛就好啦。”


余家俊从尹乐身边挤过去,走了两步又挤回来,拿上水杯和药。


“真讨厌,堵在门口。”


尹乐感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自己的胳膊上挤了两个来回,是什么呢?


 


陷入沉思的腹黑军师在娱乐赛中彻底成了智障性打野,送温暖送到惨败。不仅是他,今天OMG整个战队都是谜之打法,所有人无比认真的盯着屏幕但明显脑子是空的。


“非常精彩的表现,看来元老们实力不减当年啊!”


主持人热热闹闹的进行赛后采访,尹乐偷偷溜了下来。


余家俊跑到哪里去了?刚才还看着他呢……


尹乐左看右看,扫到女士卫生间的标志猛地一机灵。


妈的!余家俊没穿内衣!!


 


跑掉的余家俊,确实是去上厕所了。


早上喝了不少热水,小腹隐隐作痛,下面也不舒服,换一片卫生巾再吃止疼药吧。打定主意的余家俊站在分叉口犯了难。


是去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女厕所是打死也不能去的!


但是……在男厕所换卫生巾?


场馆冷气开的不是很足,余家俊连热带疼出了不少汗,早就脱掉外套压在下腹,凸显了胸部的线条。


 


“嗨!你是OMG的粉丝?”


余家俊抬眼看到来人,有些头疼。


“X爷,你好。”


怎么好死不死,居然遇到他了!


XX是DOTA退役选手,拿过不少奖,现在做解说,时不时打打LOL,前段时间跟LOL的职业选手因其女友被调戏大闹一通,怎么还学不乖……


“你是,OMG的粉丝?”


XX又问了一遍,目光从余家俊下腹部的队服到线条米明显的胸部,绕了绕才滑到面部。


“嘿,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好面熟啊!”


“哈哈哈,是嘛?”


余家俊背后的汗都下来了。


“我是大众脸。”


“不是不是!我真的见过你!”


XX一步步贴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余家俊的脸。


“很熟,在哪儿见过呢?”


“X爷,我只是个小粉丝……”


余家俊背都贴墙上了,努力用衣服隔开自己跟XX的距离。

发烧

  1. 从约炮狂魔开始

对VG的第二场比赛,尹乐打得特别好,仿佛自己就是游戏中控制的英雄,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飘乎乎的兴奋一直持续到赛后的宵夜,在桃眼、酥胸、白腿的环绕下,尹乐就着美女的崇拜喝着酒,感觉好极了!

“我先回去了。”

余家俊吃了些东西,推开盘子回酒店。他今晚打得不好,或者说,他这段时间都打得不太好。所说对方处处针对多人gank,但前期被单杀怎么也称不上世界第一中单的水平。余家俊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有点迷,在人声嘈杂的环境中烦的不行。

“唉,家俊!”

尹乐看余家俊皱着眉离席,急忙喊了他一声,跟着往外走。

“药导!”身后的美女们不满的撒娇挽留。

“下次单聚。”尹乐扬了扬手机,已经记下了席间几位对胃口姑娘的电话,跟战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开,踩着点挤上余家俊拦下的出租车。

 

上海的夜晚很热闹,尹乐头靠在车窗上,酒精有些上头。

“家俊…”,他低声安慰余家俊,“没事儿,这次不怪你,他们处处针对你,我来中路又不及时…”

“嗯…”余家俊没接话。

“小俊啊,是我的锅,要是我及时支援,要是我更肉一些,要是我输出更高一些…”

在赛场上支配一切的感觉又回来了,尹乐有些眉飞色舞。

“尹乐。”余家俊盯着前排的倒车镜,冷冷的打断他,“够了。”

“呃…”

尹乐仿佛被浇了一杯冰水,人清醒了一些,没说出的话梗在喉头。自己怎么忘了,余家俊这么骄傲的人……啊呀呀……

尹乐偏着头小心的打量着余家俊的侧脸,余家俊皱着眉头目视前方,下巴微微抬起,嘴唇紧闭,说不清是苦闷还是困惑,偏带着一股傲气。

公正来说,余家俊长得并不算帅,脸太方正,眉眼太细长,但他侧颜是极好的,高挺的鼻子顺道下巴的线条,加上他一股傲气,总有些说不出的味道。很男人嘛?但笑起来的时候明明傻得不行。尹乐感觉喝下去的酒又悄悄翻上来,晕乎乎的,让人心情愉快。

一直到躺在双人间的双人床上,余家俊都没开过口,反常的没有玩儿手机,只是望着尹乐上床前拉开的窗帘。上海的月光太淡了,不像家乡的那么亮,深夜从网吧出来,皎洁的月光仿佛能化作阶梯供他登上高峰。

“尹乐,为什么我打得不好?”

“家俊啊,他们从ban pick的时候就……”

“但是我被单杀。”

“呃……”

尹乐又被噎了一下,靠在床头困惑的观察余家俊的脸,为什么在别人那里是崇拜和掌声,在他这里就老是被堵?

“还是益阳的月亮亮。”

余家俊伸直手臂去摸月亮,尹乐顺着看向他右手臂红色的疤,不知道该接什么。

“你前女友比前前女友好在哪里?”

“呃!”

尹乐脑袋一片混沌,好多张不同又相似的脸匆匆滑过,抓也抓不住。

前前女友是谁?前女友是谁?什么?好在哪里?

“但我知道,S4的我比S3的我好在哪里,S5的我比S4的我好在哪里,无状态比知晓好在哪里。”

余家俊没有等尹乐的回答,翻个身继续说。

“这不是我的归宿,这不是我的实力,我要往上走,我应该是carry的那个人,赛场应该在我手机中。”

余家俊眯起眼睛,轻叹一声。

“尹乐,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好。”

 

我知道啊我知道啊!那感觉真的很好!任何一个女人都带不来那种全身心的愉悦!

尹乐盯着余家俊,心里呐喊,嘴里却又干又苦,发不出声音。

 

“你真可怜……”,余家俊喃喃细语,

“最高处的月亮一定更亮,最高处的喜悦一定更强,我属于那里……不是……这里……”

 

不要把我当傻瓜,我当然知道!尹乐觉得越来越渴,头越来越晕,心理像有一团火在烧。我也是要登上最高峰!我也是男人!我也很强!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全局……但是你,你,余家俊,你可以!

跟着你的我也会!

那么亮的地方……

你……我……你……我……

尹乐挣扎着爬下床倒了杯水喝,感觉头晕的站不住,杯中的水完全浇不熄心中的火,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话语一个一个蹦出来。

不要把我当傻瓜!

你中单还不是离不开我,没有我你还不是被单杀!

你要承认我!你来不开我!你没有我就不行!

你!我!

你是我的!

尹乐被自己脑海中的感叹号吓了一跳,步伐虚浮的跌坐在床边,盯着余家俊的睡脸心砰砰直跳,声音大得仿佛会把他吵醒。

 

“余家俊,你才是傻瓜……”

尹乐嘴张的开开的,低声细语。

“你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尹乐的手指划过余家俊的鼻梁,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这么耀眼的人,离不开我,属于我。

一股酸甜的喜悦从心底升起,不,不是赢了比赛那种,不是carry那种,是什么呢?

尹乐咂这嘴感受,不知道,但是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

尹乐爬上床,侧面搂着余家俊,嘴角带笑。

好嘞,余家俊以后就是尹乐的啦!你那么脆,我会保护好你的!

一个醉酒的家伙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愉快的单方面决定了。


发烧

写在前面,可能OOC,长篇,不仅指篇幅长,也指更新周期长。

应该会一直写下去,只要有时间。

尽量正经,会把不正经的部分放在另一篇文中,变成动物什么的,很愉悦啊~

如果能坚持下去,会有一肉,因为写的爽~